Your browser does not support JavaScript!
首頁 > 社大聯網
旗美社區大學

社大基本資訊 社大名稱:高雄市旗美社區大學 服務範圍:旗山區、美濃區、內門區、杉林區、甲仙區、六龜區、桃源區、茂林區、那瑪夏區 校址:842高雄市旗山區樹人路21號(旗美高中樂群樓3樓) 信箱:842高雄市旗山旗尾郵政第17號信箱 電話:07-6616600、6629378 傳真:07-6629379 官網:http://cmcu.artlife.tw/ 部落格:http://cmcu2001.pixnet.net/blog Facebook:https://www.facebook.com/chimei.cu或搜尋「旗美社區大學」 E-mail:chimeicu@gmail.com   第一所,「農村型社區大學」 「高雄市旗美社區大學」(以下簡稱「旗美社大」)的前身為高雄縣社區大學。2000年下半年,高雄縣政府試辦社區大學,長期推廣鄉土文學的「財團法人鍾理和文教基金會」,以「全國第一所設置於農村,服務農村的社區大學」為主題進行規劃,並於同年的12月透過公開招標,取得「高雄縣社區大學」的委辦經營權,其後,社會各界遂以第一所「農村型社大」稱呼之。翌年3月3日,旗美社大正式開學。其後歷經「高雄縣旗山區社區大學」、「高雄縣旗山區旗美社區大學」等名稱上的調整,最後於2011年初高雄縣市合併之後使用現名。 鍾理和文教基金會成立於1989年9月,除了成立「鍾理和紀念館」,作為推展鍾理和文學及台灣文學的基地外,也定期舉辦笠山文學營、積極參與美濃與南台灣的社區公共事務。在旗美社大創立初期,邀請推展反水庫運動數年,並深具社區工作基礎的「美濃愛鄉協進會」幹部擔任辦學工作者。早期工作者經常反省自身與所在社區的關係,意識到自我的不足與匱乏之處,此種的反省精神,對後來的辦學造成深刻的影響。   向農村學習,在農村學習 旗美社大服務學區包含旗山、美濃、內門、杉林、甲仙、六龜、桃源、茂林、那瑪夏等九個鄉鎮區,區內從高山到平地,大河流淌其中,地理、族群和文化皆多樣,產業以初級產業為主。這樣的旗美農村,一方面蘊涵了深厚的資然與文化寶藏,是糧食的生產基地,但另一方面,也在現代化的過程中面臨了人口外流、農業凋敝,農村空洞化的危機,這樣的境況正是旗美社大所面臨的辦學情境。 旗美社大作為一所「農村型社區大學」,透過各種課程的開設,為旗美農村提供一處學習機會。為了開出能夠回應農村需求的課程,旗美社大以「向農村學習,在農村學習」作為經營的工作綱領,工作者意識並自我要求,課程的規劃與經營必須進入當地脈絡,而非單向地向農村地區「灌輸課程」。此種進入當地脈絡的意識,表現於旗美社大的諸多制度中,最明顯者如有計畫地於旗美各鄉鎮區開設社區分班。早期農村型社區大學並沒有可以摹仿經驗的對象,亦無可以直接沿襲的案例,幸而美濃愛鄉協進會的反水庫和社區運動經驗,為農村社區的學習工作,提供了良好的基礎;「農村型社區大學」的辦學定位和方法,可以說是一個動態的、連續摸索的過程。 「農村型社區大學」真正的意義不僅在於位於農村的地理意義,更在於工作者「意識」到「位於農村」,針對農村的自然和社會條件,針對農村的種種優勢和限制,發展出一套以分散式學習為主,迥異於一般學校集中式學習的辦學方式。   農村社大課程的在地化 農村幅員廣闊,每一個村落都有其形成的獨特背景,村落與村落之間的交通聯繫,大部分必須透過自力的方式,一個村落往往就是一個世界。因此農村社大在思索課程的規劃與經營時,必須納入以上現實,也就是具備農村在地的思考。 農村地區聚落分散而多元的特色,對旗美社大的課程開設,在三個面向上,帶來了可觀的挑戰:經營團隊、講師尋求、社區支援。 (1)經營團隊:由於社大團隊成員,多半為二、三十歲,對農村並不熟悉的年輕人,不論在地與否,均相對缺乏對於在地開課所需要的理解。因此,旗美社大於立校隔年的2002年秋季班,即開始進行工作人員的進修課程,內容包含理論與實務,兼顧知識體系與社會網絡,出入教室與社區之中,藉此彌補不足之處,長年下來已成為旗美社大團隊的一項傳統。2003年秋季班,更正式將此作法化為「向農村學習.讓農村學習」的口號。(2)講師來源:農村的學習需求,呈現出小量而多元的面貌,小量的學習需求,使得建構一個穩定而長期的學習體系顯得不易。多元的需求,尤其是傳統之外的學習需求,往往必須自外部尋求講師,但城鄉之間的距離卻常常阻絕了講師的進入,以致空有學習需求,卻無適當講師的情況,屢見不鮮。另方面,農村內部雖然存在許多優秀的專業者,但是專業的擁有和教學,是兩個受不同領域的工作,這些專業者不見得就能順利站上講台。(3)社區支援:一方面,許多的學習行動,必須在社區實踐中,達到其學習的完整性。社區分班的數量廣而多,工作人員在探課的行政支援之外,在社區實踐中的角色上,有其經歷和網絡上的侷限。另方面,農村的社區充滿學習工作推動的資源,包括學員的招收、社區的互動,以及納入地方素材為學習材料等課程的組織和經營上,社區居民在都比工作人員更具優勢。然而,農村居民,卻經常忙於自身生計,而無暇擔負社區支援的角色。 因應上述情況,旗美社大依據多年的摸索經驗,整理出在五個面向上,課程規劃與經營的原則: (1)需求:課程的開設必須符合社區的需求,包括個人的與集體的;獲得需求的方式包括團隊保持開放反省的心態,進入社區參訪與聆聽,透過委員會徵詢和討論等。(2)形式:農村社區居民如農民,有其生產季節的作息,往往不能與社大的開課期程相符,例如五、六月的學期中可能正是作物採收的季節。因此,必須設計出能回應居民作息的靈活學習機制。(3)講師:一方面積極尋求外部講師,針對交通和時間上的阻礙,設計出講師能配合的上課機制;另方面,農村內部不乏適當講師,透過若干培訓或和交流,鼓勵這些潛在講師成為社大課程的講師。(4)應用:讓個人的學習意義和成果,不只侷限在個人而已,而有更多的社區互動和公共參與,透過適當的機制,讓個人學習的成果,成為社區的學習成果。(5)後續經營:即使有一天,社大無法繼續辦理,社區仍能自力經營社區分班;即使有一天,社區分班不再繼續開設,種子已經灑下,而能於社區繼續產生作用。 課程在地化的內涵是,在課程的規劃與經營上,必須充分而細緻地考量在地:(1)需求必須滿足在地(2)形式必須配合在地(3)培力在地講師,發掘在地素料(4)學習成果回饋社區(5)社區經營社區分班。同時,不能將旗美農村視為一個單一的同質體,必須能夠細緻地區分而廣開分班,以及回應不同社區脈絡深化課程經營,「課程在地化」是旗美社大未來的開課方向。   社大好朋友 歷經十年有計畫的拓展,旗美社大的社區分班課程已穩定地達到八成比例,上課地點遍佈旗美九鄉鎮區,如此分班廣設的辦學方式,為班級和工作團隊間的交流帶來很大的挑戰。為創造集體學習氣氛,並建立對於旗美社大的認同感,旗美社大在成立之初,為克服區域遼闊所帶來的連繫不易,發展出一套特別的「探課制度」,每一門課程都有一名社大伙伴負責探課,另外於甲仙、六龜、旗山和美濃等區,則聘請若干對社大理念認同的資深學員作為兼職探課員,作為社大與班級及社區溝通的橋樑。透過探課員經常性地到班上走動,不僅讓學員們熟悉社大的存在,也讓講師對於社大的了解和認識能更進一步,透過探課、參與班級活動,以及正式或非正式的聊天訪談,細微地觀察與掌握班級的學習現況。   社大在運作過程中,志工也是不可或缺的角色,不過在旗美社大卻沒有志工社的成立。農村地區幅員廣闊、居住分散,加上鄉村人口以中老年人居多,交通不便,居民除了工作之外多半還要照顧老人、小孩,很難有剩餘的時間前來社大支援常態性的校務工作,此外,分散式的學習情境也不易產生集中式的志工參與,因此順著農村社大的特性,我們對於志工的經營也有了不一樣的思考與嘗試。 旗美社大早期透過班代表相互推選產生班代委員,以班代委員會議進行更多的討論,但由於任期僅一學期,無法長期規劃與推動學員相關事務,直到2008年成立「學務委員會」,任務從成果展的籌畫與辦理,擴大為協助課程招生宣傳、社區開課拜訪、課程與公共論壇建議等。學務委員站在學員的角度又同時具有社大的立場,很多時候,是行政處與學員間很好的溝通橋樑,也是社大在社區裡面重要的網絡基礎。鄉村地區幅員廣闊、人口分散,因此在推行活動與招生宣傳上,時常需借重委員們在地方上的人脈。除了固定的會議外,學務委員總是高度參與社大相關活動,並積極提案。在2013年的時候,學務委員主動提出「社大好朋友—旗美社大特約商店」的想法,期望讓更多社區的人知道「旗美社大」;歷經多次討論,最後不僅在學務委員會中經由討論,訂定《社大好朋友》辦法,學務委員們更身體力行,親自接洽店家簽訂合約。此種參與方式不僅有著傳統志工協助社大一般工作的意義,更有著創發新制度的積極意義。   我是務農族--劉慶進 「大家好,我是住在杉林的務農族!」這是劉慶進,人稱劉桑的標準介紹台詞,他是日語和解說班的學員,在拼布班則是唯一的男性學員,是農產加工和釀造班的講師,也是旗美社大公田的農事指導員。一位在旗美社大無人不知、無人不曉的人物。   劉桑性情淡泊,擁有一雙在農村生活中歷練出的巧手,可打造月光山麓下的小木屋,以及木屋內的傢具;也可以耐心地繡出拼布上令人讚嘆的圖樣,細緻不輸女性。退伍以後原在家裡幫忙農事,但結婚後便搬到楠梓工作,直到民國八十九年父親過世,帶著母親回到杉林老家重新開始,這是一個重大人生的抉擇。中年返鄉之後開始有了進修的念頭,便想找一些日語課程,問過當時同鄉的資深學員,才知道近在眼前就有社區大學可以上課,於是從二○○三年春季班開始開始進入社大,從日語課開始學習,迄今已超過十年。劉桑一直引以為傲的是,他很少缺課。   只要劉桑所在的班級,班代很少做第二人選想!問劉桑經營班級與學員的秘訣,他說,「班級的經營,班代或資深學員的付出非常重要,如果沒有人願意先帶頭去營造凝聚力,那麼,學員之間的凝聚與認同感也不容易萌發,而僅僅是到課堂進行個人的學習,卻少了一些社大的參與感與同學之間的友誼。人在一起本來就會有一些邊邊角角,然而人的問題需要的還是人來經營克服,課程本身之外還必須要有人投入熱情願意奉獻,先起一些帶頭作用才能夠讓其他學員放下自己的保護層,進而形成凝聚力與認同感。」他謙虛地說到,還是因為社大才有機會認識一群知己的朋友,相互扶持,雖然大家已經步入知天命的歲數,卻仍經常聚會或結伴出遊,在社大上課成為保持彼此之間友誼的重要橋樑。   「雖然年過五十,不過自己還是有一片自由揮灑人生的舞台!」劉桑樂觀的這麼認為。劉桑生活簡單,無欲無求,所以即便少了一份穩定的收入,但換得回到故鄉,以自己的一雙手來打造田野生活,卻反而讓自己提早在身強體壯的中年享受人生的恬適,瀟灑而從容!劉桑特別珍惜在社大裡認識的朋友,幾個老同學因為興趣相投因而培養出深厚的友誼。他特別感謝社大,讓他在知識和技藝的獲取之外,還獲得一群換帖的朋友,以及心靈的滿足!   透過學習重新認識—鄭秀女與邱海清 曾經擔任旗美社大學務委員會召集人的秀女姊,最為人所津津樂道的便是,推動了「社大好朋友.特約商店」的做法,讓旗美社大透過各種店家更深入社區。   秀女姐原來並不是一個擁有豐富社交生活的鄉下婦女,當初是透過親戚的介紹,才知道社大有一些課程,可以做為閒暇之餘的學習。在經過一段長時間對社大的觀察和考慮之後,因為本身具有裁縫的技術,而且家中角落還擺放著一台裁縫車,那是民國五、六十年代,為了貼補家計的生產工具,於是決定報名拼布班。然而在秀女姐與海清哥家的後方,有個小小的工作室,進入眼簾的卻是一幅幅掛在牆上的錶框畫作,這是秀女姐與海清哥兩人在社大修課的作品。為什麼會有這些作品呢?           「從拼布班到油畫班,其實是有它的關連性的。」秀女姐說道,原來是「拼布在於手工的技巧,但是在上拼布課的時候,就會感覺到自己在配色知識上的不足,油畫著重顏色層次上陰影的對比,所以決定去選油畫課。」秀女姐在敘述的時候,笑容洋溢,反映了在學習的過程中所獲得的自信和成就感。           秀女姐的另一半海清哥也是油畫班的資深學員,在工作室展示的作品中,體現了他的繪畫天份。他說:「畫畫真地是一個興趣,小時候喜歡塗鴉,到國中時,自己的繪畫作品,常常在做教室布置的時候,被老師入選而貼到公佈欄上。」在海清哥日後的職場生涯中,雖然與繪畫脫離,但本身所具有的繪畫天份,並沒有因為時間而被消磨,繪畫的功夫,早已銘刻在海清哥的記憶和身體裡。在社大上油畫課,讓他童年的夢想和興趣得以延續。   油畫班的張美蓮老師,除了教室內的課程,還積極帶領學員進入社區,為社區提供彩繪服務,秀女姐和海清哥通常都是夫婦兩人響應。美蓮老師曾經如此描述他對於班上學員學畫的觀察,「有的學員在學畫前看山只有深綠和淺綠兩種綠色,但是學畫之後看到十種了,有草綠、橄欖綠、碧綠..等等!」學畫讓學員有了不同的觀看方式,看見了不一樣的世界。   對於繪畫,秀女姐還有另外一種近乎哲學的體悟,「在畫畫時,可以讓自己進入另外一種狀態,沉澱心境,並且看到自己的個性。」這一段話反映的是,秀女姐通過學習重新認識自己,正好體現了社大辦學所追求的價值。   藉由學習,建立自我認同與重建生活共同體 旗美社大最主要的辦學精神,就是希望能夠藉由學習資源的提供,不僅豐富鄉村居民的生活,更能夠建立居民的集體自信以及自我認同。不論是生計或陶冶,技術或觀念,討論或實作,儘管有動機、內涵或形式的差異,然而透過學習而改變,是做為一個人最深刻的生命經驗之一。因此,我們透過相關訪談與交流,記錄學員、講師和工作人員,在社大的參與經驗並加以分析,從中整理出農村型社大辦學模式,以供有志者交流參考。現代社會處處連動,每一個人同時具備在地與全球的角色。社區大學作為一處訊息傳播與交流的平台,正可經由修課、社區參與等實際的過程,讓捲入的學員慢慢地找回「生活共同體」的美好感覺。同時也經由互為師生的交流方式,啟動農村的公民參與,建立具有現代意義的農村公民社會。 旗美社大除了課程的開設外,也關注農村、農業或環境等議題,透過辦理公共論壇、工作坊、研討會等形式的討論,希望可以更回歸在地,因為經驗是無法完全移植或複製的,必須轉化為適合自己的方法。對這些議題的關注,除了讓工作者自己更能了解農村的現況之外,也希望農村能受到更多人的關注與重視,了解其價值,而不再是被視為沒落或凋零的象徵。學習是一條永無止盡的道路,希望透過社大這樣的角色,能激發更多的公民意識,這樣的學習就像是一場革命,挑戰著自己的人生與價值觀,帶領著大家往心中的人生大道走去。   尋找,農村新價值 台灣社會存在可觀的城鄉差距,社大作為農村的培力組織,原本即應回應此一情況。我們期許農村型社大的設立,能以活潑、實用、具遠見的方式,引動農村中的學習活力,讓農村內原有的進修動機重新活絡,讓農村居民在學習過程中恢復長期喪失的自信,具備嶄新的視野與能力,發展新的人際網絡,進而改善自身甚至於社區的處境。   農村具有產糧、生態、文化、社會和教育等多方面的功能,然而其價值,長久以來卻受到漠視,或是淪為附屬性的存在。因此,我們冀望透過社大的辦學和經營,發展各類課程,邀請農村專業人士蒞臨授課,更透過國際知識的吸取,獲得更多關於農村的新知,培養農村居民的農村意識,一起找到「農村生活的新價值」,尋找並建立農村主體價值。   旗美社大作為農村學習的平台,推動城鄉交流行之有年,在氣候變遷常態化,以及能源匱乏導致糧食供應吃緊的趨勢下,農業與農村的重要性與日俱增,農村的存在,為整體社會提供了巨大的貢獻,因此農村所遭遇的問題,不應該由農村單獨面對。我們期望透過農業議題的關注和參與,將在地的價值透過各種方式記錄,經由社區大學的平台,發展出相關論述與「資料庫」,持續宣揚農村的價值。

瀏覽數